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难以绕开的情结

默想:雨润芭蕉荔枝红的时节 —— 心有些作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无题——残缺的钩沉(五)  

2010-03-17 15:24:23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生产科内任调度,柔韧有余事轻松;

八零过后进九零,官位级级往上升;

也曾做过房地产,也曾多处任老总;

不会趋炎不赴势,所有梦想皆成空;

排除异己贬崖州,白手起家生意隆;

正当事业重开始,一道令牌调京城;

重新装修总部地,整旧如新变颜容;

卸磨杀驴寻常事,一怒千言终抗争;

人虽未老还乡去,可怜终日无事情;

未有几日朋友托,壹托托至广州城;

勤奋工作不言苦,企业利润亏转盈;

三百六十五日后,回京一直始到今。

回想二万一千天,人生似梦非似梦;

青年入党即宣誓,终生奋斗为大同;

即到后来终扬弃,不为人民为己生;

想我此生更悲哀,城内缺暖城外冷;①

都云曹公写红楼,泪尽灯枯了残生;

吾用百句多余话,戏说残缺的钩沉。

——废话连篇到此打住,至于残缺却是残缺得紧。凡吾辈吃亏便在于耿直,不会变通,才不能在官场、生意场上游刃有余。这当然有人格的缺陷(譬如我)也有环境的黑暗。年青之人切记切记!!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6)| 评论(9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